下一任法國總統?費雍,法版柴契爾、右派新希望

下一任法國總統?費雍,法版柴契爾、右派新希望

乾隆 帝 配偶

左爲《解放報》11月22日頭版,將英國已故首相柴契爾夫人的頭髮修圖到泛右派總統候選人費雍,製成「法版柴契爾」;右爲《解放報》11月21日頭版,「費雍,翱翔;薩科奇,墜落」。 圖/法國《解放報》

11月27日法國泛右派和中間聯合舉辦的「共和國初選」(La Primaire des Républicains)第二輪投票結束。在第一輪投票以黑馬之姿,奪下第一高票的前總理費雍( François Fillon),再次擊敗對手朱佩(Alain Juppé),在法國87個省份超前,總計獲得66.5%得票率,成爲2017年法國大選,泛右派共推的總統候選人。

在上星期的第一輪投票裡,就有多達四百萬的選民投下選票,對右派而言是一個歷史性的動員,高投票率反應當前法國民主相當「健康」的一面,至少選民還願意積極參與。當時以第一名跟第二名出線的費雍跟朱佩,他們分別爲落敗的前總統薩科奇(Nicolas Sarkozy)任內的前總理,還有目前躺在病榻上的前總統席哈克(Jacques Chirac)任內的前總理——兩位前總理正面對戰,爲法國右派帶來一股新的政治氛圍。

但第一輪的投票結果令大家跌破眼鏡:民調預期反應和真實投票之間有落差,再次給政客們上了一課。

首先,在初選之前民調名列第三的勒梅爾(Bruno Le Maire)被預估將獲得15%的投票率,卻出乎意料只得到2.4%;列在他後面其他候選人得票率均不超過3%注1;原本聲勢一路看漲的薩科齊拿到20.6%,輸給呼聲最高的朱佩(28.6%)跟急起直追的費雍(44.1%),慘遭提前淘汰出局。

根據選前民調,朱佩是被預測最有機會贏得總統大選的人選,但各家民調這次卻都預估錯誤。最令人驚訝的是費雍。9月份時的民調顯示他只有10%的支持率,11月民調來到13%,列在勒梅爾的後面。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爲,他至多拿到第三或第四名,最後他卻奪得44.1%的選票,比原初預測的還要高四倍。

华尔街降企业财测 反成美股利多

尝到深处自然甜

在週日第二輪的選戰裡,費雍得到了薩科奇和勒梅爾的公開支持,朱佩則是獲得另外兩位候選人科修斯扣(Nathalie Kosciusko-Morizet)和可佩(Jean-François Copé)的站臺。

大陆再开石斑鱼 陈吉仲:典型以商逼政

因民調不被看好的費雍,卻奮起直追,接連打敗薩科奇跟強敵朱佩。 圖/美聯社

魂鼎盛天

中興小巨蛋、游泳池 興大拚變運動中心

落選的朱佩,其政見大方向與費雍沒有太大差異,但意識形態略向左傾,成爲不被泛右選民接受的一大原因。 圖/路透社

▎費雍:隱身於民調背後的「法國柴契爾」

費雍是右派共和國初選最沉默寡言且最冷漠的候選人,不僅是共和國黨的老黨員,從政40多年間,曾在薩科奇擔任法國總統時期,擔任過科技部長、勞工部長、高等教育和科研部長。在當時的法國政壇,他是最年輕的國會議員之一,甚至一度成爲最年輕的法國省議會議長。總之,他具備一張美麗的簡歷,亦是非常有實務經驗的候選人。

在政治路線上,費雍代表右派裡面極爲保守的一派、強調守護傳統右派理念,因此許多人把他拿來跟英國已故前首相柴契爾(Margaret Thatcher)做比較。競選期間,費雍承諾會和當下較爲溫和的右派路線(如朱佩)「徹底斷裂」。費雍的宣言可以被視爲泛右政黨一種深刻的政治改革,或許也值得我們持續觀察往後費雍領導的右派,會不會與所有涉及左派價值的勢力正式宣戰。

相較之下,朱佩比較溫和,採取循序漸進、「悄悄的變化」:他代表着偏向自由派的右翼共和黨,部分價值上略偏向左派。朱佩的政治歷練亦不遑多讓,曾爲法國總理,擔任過外交部長跟國防部長,目前是波爾多市的市長。2014年時,他因爲「巴黎市府貪腐案」注2,被處以14個月的緩刑,被迫離開政壇,勉強保住了辛苦建立的政治名譽。

這兩名前總理的政見,其實有不少共同點,例如:廢除富人稅(l’impôt de solidarité sur la fortune – ISF)、提高增值稅(TVA)、取消「35工時」法律(les 35 heures)、延長退休年齡、降低公務員跟移民限額等。

然而,兩人採取的方法卻不盡不同,其差異並非是大方向上的問題,而是在細節上:費雍的執行手段顯得強硬,朱佩則比較有彈性。不過說到底,兩人不過是在操弄政治,本質上並沒有差異,而這點倒是在這場右派初選中,未被選民質疑和挑戰。

柯市长自夸省钱 花钱项目甩锅蒋

以下將針對幾項當前法國輿論爭論最兇的議題,來抽絲剝繭,看看費雍究竟如何贏得初選的。

圖/路透社

白血病沒有保障、食道癌病患卻買得到保險 揭開業者不能說的秘密

▎右派經濟革命:撙節政策與摩擦的勞資板塊

圣诞老人持「大锤破门」 冲入民宅逮邪恶驯鹿

「35小時工時」的勞動改革這一年來在法國鬧得滿城風雨,雖然最初的改革提案由社會黨的政府提出,希望透過提供僱主彈性調整工時的權利,進一步鬆綁被資方批評的「僵化」的聘僱結構,但卻激起民怨,引發多次的勞工大罷工。這項改革受到右派的歡迎:朱佩認爲應把工時拉到39小時,費雍卻覺得這樣還不夠產生變化,應該給僱主最多可上調到48小時工時的彈性空間(48小時是歐洲法律限制的最高工時),並刪除短期合約的最低工時。同時,費雍也想把公務員的工時拉高到39小時(目前法國公務人員平均每週工時爲32-35小時)。

台大毕业证书删民国纪元 管中闵回应了

就企業人力,費雍跟朱佩還主張將辭退員工的方式簡易化、聘僱約聘人員、推動短期而非長期合約。總的來說,目標便是要讓僱主量身打造符合公司最大利益的規定、讓僱主在聘僱的過程與方法上有更多施展的空間。法國的工會已經非常敏銳地察覺到,這樣的勞動改革可能帶來傷害,也在過去一年多次示威抗議。爲了避免工會在未來號召大罷工,費雍甚至提出讓公司自行舉辦「公投」,來決定勞資雙方的權利義務。費雍跟朱佩另外都贊成將退休年齡上修到65歲(原爲58歲),並在國家稅制方面,表態支持廢除富人稅(費雍傾向訂立30%的統一稅收標準)

目前法國失業人口約爲6百多萬,25歲以下的失業率高達24%。失業造成的經濟困境,是法國人當下最關心的議題。費雍跟朱佩都傾向藉由減少失業救濟金的補貼,刺激失業者降低自身求職條件,改以符合市場利益導向爲找工作的首要考量。

對比朱佩想要齊頭式標準化失業津貼補貼金額(870歐元),費雍提出的是,將失業救濟金限定在失業者原薪資的75%。或許對相對低工資的被解聘者而言,朱佩的方案可能較符合其處境而顯得溫和,但對原本領高薪的失業者而言,感受到的剝奪感卻相當強烈。不過,朱佩似乎更清楚的察覺到,現今法國的失業人口,是以低薪族羣佔大多數比例。這點有助於朱佩吸收部份原先反對右派的遊離份子,在操弄民意,比費雍來得更奸巧。

爲了抑制國債大舉攀升,費雍跟朱佩不只支持提高增稅值(TVA),更是強烈主張裁撤公務員。前者主張縮減10%的公務人員數量(約50萬人),還有取消公務員享有的特殊補助;後者朱佩則僅表示刪除20萬至25萬公務員名額。至於是否取消公務員補助,朱佩到現在都未予以明確答案。這或許又是另一種看風向行事的政治手段吧!

「35小時工時」勞動案,在今年法國引發大地震,由工會領頭髮起多起百萬人大罷工。 圖/美聯社

▎移民爭議,關鍵政見

由於恐怖攻擊不斷,國家安全成爲當前法國人民最爲關切的議題,爲了能取得選民的支持,政治人物在相關政策上更是不斷釋出各式立場。譬如,朱佩承諾增加一萬個國家警力的名額,費雍則選擇給予維安機構自行裁量的權利。

至於在移民這個棘手的問題上,朱佩釋出善意,傾向保持「家庭團聚」(指家庭成員中有一人居住某一國,其家人可依親遷入),但希望限制屬地主義的權利;費雍則提出移民的限額,交由法國國會決議。同時,費雍也希望能限制移民所能獲得的社會福利,以及控制移民目前享有的保障,並嚴格化入籍法國的條件,意圖以此抑止移民。爲了達到這個目的,費雍也說不排除修憲。

陆航母山东号为「恫吓2024」再扰台?前舰长5字预言结局

在對外政策上,費雍跟朱佩跟法國極右國民陣線的勒龐(Marine Le Pen)的反歐立場不一樣,都贊成續留歐盟,以及強化歐盟政策的部份內容。就當前最敏感的《申根公約》,兩位也試圖透過審覈相關預算,重新談判公約部分內容,尤其當涉及邊境安全:朱佩主張強化歐洲的「邊界警察」、更嚴格管制歐洲邊境;費雍則希望能爲「歐洲國際邊界管理局」(Frontex)注入三倍多的預算,簡化內部繁冗的官僚步驟,讓在前線值勤的人員可以順利嚴防出入境的人。

費雍跟朱佩兩人在對外政策上最大的差異在於,前者希望更密切的與敘利亞的總統阿薩德和俄國總統普丁合作,共同打擊「伊斯蘭國」(ISIS),並解除對俄的制裁;後者雖然有意願與與俄羅斯對話,卻嚴厲批評俄羅斯對敘利亞平民的惡意轟炸,傾向維持部分對俄的制裁。

雨澆不息景美民眾熱情 黃國昌:台灣不是民進黨的家天下

綜觀上述,費雍跟朱佩的政見並沒有很大的差異,那爲什麼最後還是費雍勝出?

相較於朱佩的支持者,支持費雍的民衆,更在意法國政府接下來對移民和難民的處理,同時也更在意,這些外來移入者是否存在對法國的認同,是一羣典型正統的右派選民。 圖/路透社

标普500明年最夯股 首选辉达

根據選前民調,朱佩是被預測最有機會贏得總統大選的人選,但他卻從第一輪投票開始,就落後給黑馬費雍。 圖/美聯社

▎費雍勝出,右派歸隊

相較於朱佩的支持者,支持費雍的選民,更在意法國政府接下來對移民和難民的處理,同時也更在意,這些外來移入者是否存在對法國的認同,以及政治人物是否能妥善處理極端伊斯蘭教帶來的社會問題。

抗壓與適應能力狂輸日韓球員 台灣好手不妨先在中職打底

幻雨 小说

事實上,費雍支持者在意的議題,其實也是於第一回合落敗的薩科奇,一直以來主打的議題。不過因爲薩科奇表現太過極端,不經意地露出轉向極右思想的可能,也讓大衆心存疑慮。在第一輪宣告出局後,薩科奇便了當地說:「我個人政治立場比較接近費雍,因此,我將在第二輪投票給他」。他同時向極右派示警:

住建部:武汉、东莞及杭州升为超大城市 合肥、苏州升为特大城市

永遠不要走向極端的路線。

相較之下,費雍立場的拿捏與包裝,都較爲溫和適宜,提供右派選民一個清晰可行亦不過度激烈政策選擇。總之,還算得上是個可信的政客。

對法國人而言,朱佩和薩科奇兩人代表着一種黑暗不入流的法國政治生態——不誠實的政客——因爲兩人都揹負着司法調查案件。因此,這兩個人的政見雖然「看起來不錯」,但普遍而言,法國人還是覺得「不要再選他們了!」。

事實上,2012年大選時薩科奇已經失敗了,那次是法國國民對他的否定,而這次則換成是他自己黨內的選民拒絕了他。他已經讓民衆充分了解到他終將離開政治。

11月景氣好轉…亮起黃藍燈 出口批發回溫、零售餐飲熱絡

薩科奇在敗選後說:「我個人政治立場比較接近費雍,因此,我將在第二輪投票給他」 圖/路透社

法國人民對朱佩還算溫和,並未在初選之際便予以否決,但朱佩的意識形態有時太偏向自由派、左派,對右派選民而言,已逐漸背離傳統的右翼政治路線,這當然是不被接受的。因此,許多選民轉向票投支持費雍。換言之,費雍在第一輪吸走了薩科奇的選票,在第二輪則成功分散了朱佩的選票。

第一輪投票後的民調顯示,在富裕退休者的組別中,費雍得到相當高的得票率(46%),在企業幹部組別中,費雍也獲得壓倒性的支持。這些在資產上相對優渥的人,希望未來的新政府可以通過能促進失業者回歸職場就業的相關法規,同時也反對工會癱瘓國家機關。

這點顯示右派選民日益向右傾斜,呈現一種「向右走」的政治正確態度。執政五年的歐蘭德左派政府,其表現也是逐漸靠右對齊,尤其從極具爭議「35小時工時」的勞動改革即可看出。法國人民開始拒絕「右偏中」的模糊路線。費雍的出線,代表右派固有的正統思想不再有模糊的空間。

如果當初是朱佩贏得初選,反倒給予左派不易區隔政見路線之爭的因應對策。相對的,費雍勝出意味着右左派在辯論攻防上將會比較明確簡單。目前可預知,「社會分裂」(貧富差距)、「社會主義問題」(稅制與福利)、「刪除公務員」和特別是「35小時工時」這四點,一定會成爲接下來泛左派政治人物與選民攻擊費雍的焦點。

祭限令后开大门 陆批准破百款游戏

費雍作爲法國共和國黨內的保守勢力,不斷釋出將與溫和的右派路線徹底斷裂的訊息,在明年的大選競選期間,是否會採取與所有涉及左派價值的勢力正式宣戰的競選策略,值得觀察。 圖/路透社

清大教授把期末考題丟ChatGPT竟對75% 無法取代一功能

▌備註